香溢融通(600830.CN)

财务造假面临索赔 香溢融通担保收入下降成本反增

时间:20-07-18 09:28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财务造假面临索赔 香溢融通(600830)担保收入下降成本反增

上市公司向关联企业提供担保服务是增收方式之一,但对担保合同处理不慎,则可能给公司带来风险。

近期,香溢融通(600830.SH)接连发布多个为控股子公司工程保函担保业务提供保证担保的公告。

7月11日香溢融通公告显示,“为控股子公司工程保函担保业务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41亿元(含本次担保)”。

根据香溢融通的担保计划,2020年度的对外担保规模预计在65亿元内,其中工程保函的最高额保证担保额度规划为61亿元,而此前其规模较大的融资性担保业务则收缩较多。

“担保公司根据担保额度、期限、甲方要求等收取1%~2%的担保费,也有每签一单收2%担保费的收费模式,是担保公司重要的增收方式。”有知情人士指出,“上市公司与子公司会组成复杂的担保网络,当担保链条中某一环出现问题,就会引发连锁反应。”

香溢融通方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担保业务是重要业务板块,针对担保业务的变化等内容,以公司公告为准。”

非融资性担保增量

曾有民间金融第一股之称的香溢融通,业务围绕担保、典当、租赁以及财富管理等类金融业务展开,其中担保类业务一直是比较重要的业务板块。

香溢融通的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香溢融通控股子公司浙江香溢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溢担保”)实现营业收入7573.64万元,净利润1181.35万元,净利润同比减少54.02%,主要系本期联合贷款担保业务合作中止,收入同比减少。

香溢融通的担保业务主要由两部分构成,融资性担保业务以及非融资性担保业务。其中,非融资性担保主要系香溢担保经营的工程保函担保业务。在2020年,非融资性担保业务的比例上升明显。

梳理香溢融通此前数据可知,截至2018 年年末,工程保函担保余额 21.2亿元,对比同年的联合贷款担保余额 19.4亿元,两者间担保规模没有明显的偏重。

但该数据在2019年末已出现变化,香溢担保在2019年末的非融资类担保余额为20.7亿元,而融资类担保规模降为0.25亿元。

在2020年的全年担保业务规划中,非融资类的工程保函比例进一步提高。

目前,香溢融通通过两家控股子公司香溢担保和宁波市海曙区香溢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简称“海曙香溢担保”)运营担保业务。根据两家公司业务规划,2020 年度担保业务总额不超过 65 亿元,其中工程保函担保的规模最高额在61亿元。

在香溢融通的《关于为下属担保公司2020年度工程保函担保业务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的公告》中提到,“香溢担保2019年以来陆续与多家银行合作,取得了保函担保授信并开展保函合作业务,但银行为工程保函担保业务授信,都需要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事实上,香溢融通连续增资香溢担保、收购海曙香溢担保的股权,也被解读为下一步为增加非融资性担保业务铺路。

2019年,香溢融通完成对香溢担保的增资动作。2020年2月,香溢融通又出资7592万元收购海曙香溢担保的75%股权。“2019年,香溢担保的核心业务工程保函担保业务的期末余额同比增加25.47%。”香溢融通方面进一步表示,“公司基于对建筑保函市场的预期,认为低风险的工程保函担保业务市场空间大,将继续着力拓展工程保函担保业务。但开展工程保函担保业务需要同等额度的银行授信,受香溢担保净资产的限制,银行授信额度有限,香溢担保开展工程保函担保业务的规模亦受到限制,故为突破业务瓶颈,2019 年引进战略投资者对香溢担保进行增资。”

事实上,在侧重工程保函担保业务之前,香溢融通的融资性担保业务规模增长明显,并与金融机构等合作互联网金融消费信贷的担保。

梳理此前公告可知,香溢担保此前曾与温州银行开展联合贷款,但随着逾期增加,担保代偿规模增加,2019年4月双方终止了合作的联合贷款担保业务。香溢融通称,“目前仅为原合作期间的存续业务,截至今年3月31日,担保合作的贷款余额1.02亿元”。

担保额度占净资产113.2%

对于非融资性担保的业务风险,目前主要存在于企业可能出现的违约风险,以及是否有对外担保额度的风险。

对此,香溢融通认为,“工程保函担保以浙江省内建筑施工企业为主要目标客户,为企业提供履约、投标、预付款保函等担保服务;同时,为开发建筑施工企业提供融资担保、典当、理财、工程保险等一站式金融服务,满足其开发经营过程中的各种需求。工程履约担保的业务品种相对风险较低,且公司选择的客户均是资质较好的企业,鉴于目前规模较大的建筑施工单位资产负债率一般在 75%左右,因此拟提请股东大会同意香溢担保可为资产负债率75%(含)以下的客户提供履约担保。”

对于上市公司对外担保总额的要求,证监会在2003年时曾发布《关于规范上市公司与关联方资金往来及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若干问题的通知》,该规定提到,“上市公司对外担保总额不得超过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合并会计报表净资产的50%”。

2005年,证监会《关于规范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行为的通知》中提出,“上市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的对外担保总额超过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50%以后提供的任何担保都应当在董事会审议通过后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虽然目前对于上市公司对外担保的总额没有净资产50%的限制要求,但业内人普遍认为,该指标仍可用于衡量上市公司担保风险。

根据香溢融通在7月10日披露的公告显示,“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为控股子公司香溢担保工程保函担保业务提供的最高额保证担保410,000万元(含本次担保),实际使用担保余额239,189.07万元”;“实际担保余额合计 239,189.07万元,占公司2019年度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净资产211,301.02万元的113.20%,无其他担保,无逾期担保。上述担保均未超出公司 2019 年度股东大会批准的担保额度”。

2019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担保业务收入 7573.6 万元,同比下降16.75%;担保业务营业成本1132万元,同比增加212%;担保业务准备金期末余额8699.2万元,同比增加53%,主要系联合贷款担保业务逾期金额增加。

而值得注意的是,香溢融通因财务造假遭遇监管处罚,近日股民的索赔程序也已启动,而财务造假的根本原因则是因隐瞒担保事项,虚构投资业务而起。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